当前位置:首页 > 企业文化 > 文化生活 > 正文
文化生活

又见端午

发布时间:2018-06-13 来源: 作者: 点击次数: 打印 字号:

      “少年佳节倍多情,老去谁知感慨生;不效艾符趋习俗,但祈蒲酒话升平。鬓丝日日添白头,榴锦年年照眼明;千载贤愚同瞬息,几人湮没几垂名。”。

      诗歌清明渐行渐远,五月里的古典端午,又踩着季节的平仄韵脚,从桃红柳绿中走来。


 


      这个节日,水乡江南,龙舟竞技,彩绸飘舞,家家户户包粽子忙;北方的民间,亦是香气氤氲,空气中漂浮着大蒜、艾叶、粽子的清香。
      这缕缕清香,让我亲切,让我感动,更让我如此顶礼膜拜我们古老的神奇中医。草叶、草皮、草根,经中医配伍和熬制后,就成了仙家良药。艾叶和大蒜,是防疫避毒的良药,大蒜拔毒,艾叶通络去风湿。尤其艾叶,这平凡、普通的植物,千百年来,就那样自生自灭在民间的田角渠畔,不言不语里,造福人类,佑我民众。

      中国人的精神世界里多仙人,门有门神,灶有灶神,流传千载的端午佳节,也该有自己的“节”神吧?我想象里的端午“节”神,是慈眉善目、穿着宽袍大袖的医生形象,因为端午节,其实是“全民健身节”。典籍和传说中认为,五月五日这天,毒气最大,家家户户墙上挂艾叶,吃大蒜,洒雄黄酒,即是祛病防疫之意。这些古老的活动看似迷信,但却是有益于身体健康的卫生活动。


 


      这个节日里,且让我深深鞠躬,感谢养我、惠我的大自然吧,更感谢千百年来积淀下来的神奇中医。多少代老祖宗的智慧和结晶,才铸就了中医辉煌;多少土生土长的民间高人,仅凭一副祖传药方,就享誉乡邻,名传千里,拔冗苛,惠民生。
      在端午,我总会情不自禁想起早逝的双亲,在灶前精心煮鸡蛋、大蒜的母亲,端着雄黄酒喷洒旮旮旯旯的父亲,还有,童年时手臂上那些美丽的五色丝线和香囊。中年季节里的我,历经红尘烟火味,早体会到父母双亲的恩重如海,可红尘滚滚,时光如水,又能到哪里去回报父母的恩情呢?岁月刀刀催人老,愧疚无尽头!

      端午节里,也弥漫着浓浓的亲情温馨,在乡间小路上,在亲人的闲话家常里。


 


      我的家乡,有端午节用油馍串亲戚的习俗,往往清明节刚过后,性急的人们就㧟着油馍篮开始串亲戚了。想一想吧,在大自然的良辰美景里,每个人的心都柔软的似乎可以挤出水来,谁不想借串亲戚的机会,顺路赏赏景致,逛逛庙会,看看大戏,会会亲朋,聊聊亲情呢?记得早些年农村穷,有自行车、摩托车的家庭不多,串亲戚全凭两只脚。端午节前那些天,乡间小路上,到处是手㧟肩挑着油馍篮子去串亲戚的行色匆匆人流。那种浓浓的温馨,触目入心,令人经久难忘。可惜,随着时代的发展,那种慢生活里的美好,已经荡然无存。如今的端午节串亲戚,仿佛只是一种义务了。
      端午节里,喜欢看戏的我,也总会触景生情,想起一部叫《香囊记》的豫剧来。如今,知道这个戏名的人已经不多了,人们耳熟能详的是《抬花轿》。其实,它们讲述的是同一个故事,只不过后者是在前者的基础上改编的罢了。少年时代看这部戏,也许因为演员的精彩表演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,如今,依然对它念念不忘,隔一段时间,便要在网上搜出此剧,独自一人过一把戏曲瘾。
      端午节马上就要到了,我会放下一切俗务,学着母亲的样子,煮鸡蛋大蒜,用雄黄酒喷洒庭院。还会忙里偷闲,再看一遍《香囊记》,再次体味古典戏剧的美好。
      端午节,不仅仅是一个古老的传统节日,更是一段历史文化的延续。


(文 史运玲)